欢迎访问飞虎资讯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USTR与过渡团队仍未交接 拜登对外贸易政策待开幕

时间: 2021-01-14 01:50:13 | 来源: 第一财经 | 阅读: 38次

USTR与过渡团队仍未交接 拜登对外贸易政策待开幕

作者: 冯迪凡

[ 去年USTR曾颁布发表拟于2021年1月6日对价值约13亿美元的法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 ]

作为制定和执行美国贸易政策的重要部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交接任务却迟迟未能展开。间隔美国新总统上任的仪式仅剩一周了,USTR代表莱特希泽在想什么?

据外媒报道,有接近拜登过渡团队的音讯人士表示,USTR方面仍在阻止其外部职员与拜登过渡团队会面,自2020年11月大选以来,单方的关系不断处于“解冻形态”,不外拜登过渡团队方面目前对这一僵局计划坚持缄默,希望状况能在近期有所恶化。

目前,USTR手中尚未结束的案件包罗针对越南汇率的调查及其木材成绩的 “301调查”,并仍有能够推出惩罚性关税。

美国中选总统拜登此前曾经提名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法律参谋戴琦(Katherine Tai)担任下一届USTR代表。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知情人士表示,戴琦行为低调,是一位务虚派。如她能上任,则贸易政策动摇性能够会增加,可预测性或许将加强。

富而德律师事务所全球并购业务联席主管安伟斌(Robert Ashworth)在承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即表示:“关于维护主义的这种趋向的话,将来一定还会延续下去,无论是买美外货、买中外货,还是买欧洲货,这种政策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会延续,即便拜登政府下台之后,整个大局的趋向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整个政策的可预测性的确会比以前要有所上升,至多像过来特朗普政府下不成预测性十分高的各种各样的行政令,关于中国科技公司包罗领取公司的这种制裁,能够将来会逐步增加甚至消逝,整个市场确实定性会有所添加。”

USTR仍在发扬余威

USTR是由美国国会依据1962年的《贸易扩张法案》创立的,该机构为总统办公厅内的内阁级机构,USTR代表为大使级内阁官员,直接对总统和国会担任。

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USTR就失掉了总统行政令的受权,担任制定并办理美国全部贸易政策。

同时,USTR还被指定为国度的首席会谈官员,并作为美国在次要国际贸易组织的代表。譬如美国驻世贸组织(WTO)的大使,就同时是USTR的副代表。

此次在美国国务院曾经同拜登过渡团队停止沟通的同时,莱特希泽所掌控的USTR仍回绝同拜登过渡团队停止会面。在拜登胜选后,USTR仍在依照本人的工夫轴停止案件调查并发布调查决议。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USTR最新的一条信息发布是在2021年1月7日,USTR颁布发表暂不执行此前对法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方案,以和美国针对其他贸易同伴数字效劳税展开的“301调查”停止协调。去年USTR曾颁布发表拟于2021年1月6日对价值约13亿美元的法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

此前一天,USTR则发布了对印度、意大利和土耳其数字效劳税的“301调查”后果,称这三国的数字效劳税“歧视”美国企业、不契合国际税收遍及准绳,但未颁布发表关税惩罚办法。

如前所述,目前USTR还在停止针对越南的两项调查。一项是关于越南汇率的调查。此前在2020年12月16日,美国财政部颁布发表把越南列为汇率把持国。另一项则是关于越南的木材出口所展开的“301调查”。

美国国际企业目前关于后者更为担忧,假如美方针对越南开出报复性关税,有能够进入关税清单的包罗越南输美的科技、家具以及服装类产品。美国公司联盟组织日前表示,这些行业曾经面临“美国政府所征收的最高关税”,征收新关税能够意味着“在美国销售的一切服装和鞋类中的一半以上以及一切配件中的四分之三以上都将遭到打击。累计关税高达25%至50%。”

专家:拜登或延续奥巴马政府的对外贸易道路

第一财经记者讯问多位同USTR有过接触的业内人士,均表示,在今年这种时辰,USTR曾经开端了团队交接任务,这是一个正常的顺序成绩。但除非美国国会强硬表态,也没有什么要素可以强迫其停止交接。

其中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不以为拜登团队在上任后就能立即翻转美国的贸易政策,但是每一个政府的裁量自在度都是很大的。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讨院院长屠新泉此前在承受第一财经记者的采访时也表示,譬如在关税的成绩上拜登方面不会立即取消,但是可以扩展或许说抓紧豁免(关税)的条件,同时,拜登方面可以抓紧行政顺序,比方说降低要求豁免的条件。举例而言,可以表示,由于加了关税,(某产品)国际的价钱进步了10%就可以给出豁免。

“此外,还可以不要一家一家去审,可以一个行业一同审,这些外行政顺序上都是可以操作的,也不需求国会同意,只需求把美国商务部审的顺序调整一下就行,这自身就是一个自在裁量的范畴,且这些事情不会惹起太大的政治上的影响。”屠新泉表示。

如前所述,目前戴琦已被提名成为下一任USTR代表。在她比来的一次讲话中,她表示,其团队将让贸易成为一股“良好的力气”。

“贸易就像其他任何国际或国外政策一样,其自身并不是目的。”她表示, “贸易是为人们发明更多希望和时机的一种手腕。”

复旦大学美国研讨中心研讨员刘永涛教授通知第一财经记者:“民主党有民主党的哲学理念,从奥巴马甚至更早的克林顿政府都可以看出来,他们的政策(语境是关于贸易政策的)是一条线上的。”

戴琦已经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法律参谋参与了《美墨加协议》会谈,并成功地博得了来自于美国工商界、劳工界甚至环境界的尊重。不外目前美国参议院的共和党议员们关于她的此提名仍坚持缄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讨中心主任王勇在承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会延续奥巴马政府当年的对外贸易道路。”

“一方面,我以为他会强调坚持多边框架下的自在贸易,恪守国际贸易的规则,同时要推进经贸体制特别是国际规则的变革,特别是要增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纪律,比方说会采取约束产业政策产业补助的举措。”王勇指出,“另一方面,在贸易摩擦上,应该会在加征关税方面,采取愈加慎重的办法。但同时,会注重协助美国企业、产业翻开次要贸易同伴的市场。”

(第一财经记者庸俗对本文亦有奉献)

新闻标题: USTR与过渡团队仍未交接 拜登对外贸易政策待开幕
新闻地址: http://feihxt.com/caijing/152749.html
新闻标签:交接  仍未  对外贸易
Top